药源探秘:黄水镇上苦黄连,连农更比黄连苦! 猎灵师之镇魂石 上

发布时间:2016-10-25 来源:信息中心 作者:中药材

    巴蜀之东有渝,渝之东有石柱,石柱之东有黄水。一千六百多米的雪域高原上,四面环山,山幽林茂,清寂,寒凉,黄水镇宛如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存在。冬日严寒,夏日清凉,药中苦寒之最——“黄连”,在这里禀天地清寒之气以生。被誉为“中国黄连之乡”的黄水镇,包揽着我国6成以上黄连的产量。

一、黄水优良的环境,孕育这山、这水、这人



图1:黄水镇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极适宜黄连生长。

    作为40大宗中药材之一,30种名贵中药材之一的黄连,一般分布在1200~1800m的高山区,需要温度低、空气湿度大的自然环境。黄水的寒,黄水的润,黄水的清,对于黄连的生长条件来说可谓是得天独厚。


图2:黄水镇月亮湖,天高云淡风景秀美。


图3:2016年10月,黄水镇月亮湖边秋色。


图4:当地有留存千年的水杉林,号称中国水杉之母。

    正是这片土地上,才孕育出类似我国历史上唯一因战功封侯的女将军——秦良玉;才孕育出黄连、莼菜这些优质药食品种。


图5:一味黄连,得石柱天地之精华。

    “心家无火则清,清则明,故不忘。”黄连苦寒入心清肝胆火,或许正是濡染了黄连药性中的这一缕清寒正气,这座边陲小镇上的人们千百年来执著而专一的种植黄连,过着清风明月般的生活。这些勤劳而简单的土家族人民,被称作“连农”。

二、专访黄水镇上的黄连专家——庄金昌


    岁月无声流转,黄水的寒山依旧静穆,连农们一代又一代,劳作,传承……如今,提到黄水镇的连农,就不能不提到他。庄金昌——现年五十二岁,父亲,祖父……祖上世代种黄连,至今已有七百年历史。他从十八岁起,年年,天天,时时,在与黄连打交道。积累了无数关于黄连种植与鉴别的经验,是当地的黄连专家。


图6:庄金昌身上,充分体现了石柱人的厚重和坚韧。

   他有几项独门绝活,那是常年在黄连行业里摸爬滚打练来的,祖宗血脉的传承,敏锐的观察,执著的钻研,这是旁人想学也难以学到的本事。


图7:一把简单的剪刀,就是加工黄连最基本的工具。


 图8:简单的耙子,不知传承过多少代黄连人。

    一是鉴别  毎逢季节,石柱县黄水镇黄连市场,熙熙攘攘。地上成堆成堆的黄连,令人眼花缭乱,商贩们往往是左瞧右瞧,生怕买到品质差的黄连。而庄先生,从来气定神闲,拿起黄连有三看:一面二底三茬口,不出三五分钟,黄连品质高下立断。“茬口”是当地人对于黄连断面的称谓,要问庄先生:“这看茬口,是看形状?看质地?看色泽?还是看颜色?”庄先生连连摇头:都不是。又或许都是?他自己也难以说清,反正是三十年的判断,从未失误过。他看上的黄连,最后检测出来成分含量一定符合药典相关规定。——有时候经验这东西就是这般微妙,简单而又充满玄机,叫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当然经验自然也不会凭空得来,庄先生闲暇时常常变换温度烘干黄连,然后将自己试验的“样品”送去药厂检验,他渐渐摸索出一百度烘干的黄连一半含量都不能达标,而八十度烘干,基本都可以达标。久而久之,附近药厂的人,都和他成了朋友,见其人准知道来意。

    二是预测黄连行情 黄连市场价格变化多端,经常让黄连商人们叫苦不迭,究竟是该囤货,还是该出手?难以预测。这时候,大家都听庄先生的。今年5月29日,他在网上发表文章,预测6月1日黄连价格会涨,稳定到6月7日后价格会掉。而后——6月1日,黄连涨;6月7日,黄连跌。


 图9:土法烘干技术,可以确保最好的黄连药效。

    三是黄连烘干 说是技术,莫若说是一种坚守。黄连烘干现基本有两种形式:新兴的机器烘干速度快,产品光泽度好,但是高温会对药物成分含量有所损害;传统的土炕烘干速度慢一些,产率低一些,但是烘干出的黄连药效好。而庄先生的石柱土家族自治县远程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坚持使用土炕烘干。老一代的传承不能忘!在这个事事讲求速度的快节奏时代,总是应该有人慢下来,用心做事。


图10:黄连市场上规格混乱,品质差异明显。

 

    以黄连为代表,药材市场中的各类药材鱼龙混杂,有时细微成分难以甄别。机器烘干是土炕烘干面前一条显而易见的捷径,“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哪怕是极精细的含量,也是对本草最为虔诚的尊重。

三、未来,谁还愿意吃这个苦?


    简单和纯粹似乎才是生命最本真而美好的状态。除了黄连,庄先生的唯一爱好就是钓鱼。在水边,庄先生常常一守就是几天几夜,纵是千般风寒,万般露重,庄先生依旧是孤独而沉静,关于黄连,关于人生,久久萦绕在心的难题便都豁然开朗。


图11:风露中宵云烟中,浮生独钓一江寒。

    庄先生心中最大的难题,应该是:黄水的黄连,以后谁来种?曾经的黄水镇连农遍地,现在却越来越少了。

    “现在还有几个年轻人会去种黄连?都出去打工了,年轻的没什么,都只有四五十岁的在种”说起这个,庄先生神情寥落,唏嘘不已。

    吃过黄连的都说苦,其实,种黄连更苦。育苗两年,移栽五年,从播种到收成,要整整等待七年。“每年要除四次草,施两次肥(即春肥和冬肥),这个工作很复杂枯燥吧?但目前还没有除草的捷径可走。如果施除草剂的话,黄连会有农药残余,不符合药典标准,就只能靠人工施治。哎呀这个一年里要这么多次除草、施肥,都是人工,真是辛苦哇……”一说起自己专长的本行黄连,庄先生就变得滔滔不绝。


图12:庄金昌自己牵头建立的黄连合作社

    大量的人力投入,七年后才能回报,并且收成好坏未卜。的确,现在年轻人面对的诱惑太多,挣钱的门路遍地都是,做药材投入大,回报慢,谁愿意劳神费力沉下心来做这些苦差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