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起今人与明代医家思想之桥 前期准备近20年,汇集十几位国内外中医药医史文献及相关领域专家,《本草纲目研究集成》将亮相李时珍诞辰500周年——

发布时间:2015-07-09 来源:中医药报 作者:网络

    日前公布的2015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之“医药卫生类“中,第一个项目就是《本草纲目研究集成》,这是国家出版基金首次为《本草纲目》整理立项。《本草纲目》是明代著作,其祖本金陵本目前已知在海内外共存全帙8部,国内只存2部,另有新发现的金陵本重修本1部。2011年5月,中国中医科学院藏金陵本《本草纲目》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本草纲目》有何魅力?对今人又有何学术价值?日前启动的《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将把珍贵而神秘的金陵本带出图书馆,走入大众视野。

    “一直以来,《本草纲目》的学术魅力感染着每一个医史文献研究者,我们开展该研究项目的初衷并非是某一人一时的想法。”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中医术语研究室主任张志斌告诉记者,作为中医科研领域的“国家队”,承担此项研究,无异于为当今世人架起一座通往明代医家学术思想的桥梁。项目将于2018年结题,这一年,是李时珍诞辰500周年,也是《本草纲目》撰成440周年。“以此成果向李时珍诞辰献礼,是医史文献学者光荣而神圣的责任。”张志斌说。

    组跨学科研究团队目标“树立标志、纯学术、超一流”

    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郑金生回忆,韩国申报的《东医宝鉴》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后,韩国政府十分重视,曾拨巨款在《东医宝鉴》作者许浚的家乡打造《东医宝鉴》村,还在许浚诞辰400周年举行国际交流活动。“这对我们触动很大。”

    “申忆”成功的确促进了《本草纲目》的研究与推广,吸引到中医业界内外更多关注。但通过对国内外的研究状况调研分析,张志斌、郑金生团队也清醒地看到现有研究著作的优点与缺憾。

    酝酿《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之初,就得到中国中医科学院老院长王永炎院士及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在人力、物力及学术方面的支持,与科学出版社合作后,项目正式启动,并争取到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为保障研究成果,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吸引王家葵、邬家林等10多位国内著名医史文献与中药研究者、历史地理学者华林甫加入。

    在《本草纲目》申报《世界记忆名录》期间,《本草纲目辞典》课题研究教授、德国中医史学家文树德邀请郑金生、张志斌和华林甫到德国柏林Charitè医科大学中国生命科学理论·历史·伦理研究所,合力公推《本草纲目》“申忆”成功。这个国际合作团队所完成的英文版《本草纲目辞典》也将成为《本草纲目》研究的权威英文版资料。

    “我们的目标是努力使《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成为对《本草纲目》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希望能完成一套树标志、纯学术、超一流的《纲目》研究著作,来庆祝《本草纲目》进入《世界记忆名录》,献礼李时珍诞辰500周年。”郑金生说。

    近20年积累自设难题深入研究

    “我在《本草纲目研究集成》项目中看到很多自设难题,对困难不回避的地方。这种自找难题研究解决的精神,很受感动。”上海中医药大学原校长严世芸如是评价。

    “要敢于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郑金生介绍,至今还没有一部《本草纲目》现代点校本按照标点规范标注书名号,因为要确认全部书名困难重重。为给现代读者提供《本草纲目》顺畅的阅读体验,项目组不仅将在丛书中的《本草纲目影校结合》标注前人没有标注过的书名号,还会对地名、人名、朝代与年号名标注专名号,这也是在《本草纲目》整理中首次采用专名线、书名线的做法。 

    既然“自设难题”,就要做到准备充分。《本草纲目》成书至今已有400多年,李时珍当时所参考的著作,部分已散佚。团队主要成员在1996~2014年间就已开展抢救回归流落海外的国内散佚古医籍的多个课题,从海外复制回归了440余种国内失传或稀见的古医籍,其中以明以前的书居多,为该项目积累了大量珍贵资料。

    在准备项目申报的两年间,团队其实已经完成了60%以上的初稿准备工作,总字数约1500万字,古药图与现代药物图片2万多幅,并复制了《本草纲目》金陵本彩色底本。此外,团队主要成员还在2013年完成并出版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华大典·医药卫生典·药学分典》,将800多种医药文史古籍中的药物资料汇集整理,最终成果达2800多万字。此项成果也将为《本草纲目研究集成》提供大量的素材。

    项目下达前后,团队又聘请专业编辑,对《本草纲目》的繁体字文本做了三次全文精校,可谓万事俱备。

    八部成果,相互关联又各显其妙

    张志斌告诉记者,该项目的设计特点是将医史学思维引入文献学研究,研究在史源学观点指导下进行。项目最终成果预计为八部书,共33册。这八部书是:《本草纲目影校对照》《本草纲目详注》《本草纲目引文溯源》《本草纲目图考》《纲目药物古今图鉴》《本草纲目辞典》《本草纲目续编》《本草纲目札记》。这八部书既是相互关联的整体,同时又各有妙处。

    其中,项目团队对《本草纲目影校对照》采用多种新方法和新技术,如首次采用影印校点相对照,采用繁体字竖排格式,标注书名号与专名号,保留金陵版李时珍的编排版式,使之有别于之前任何一个现代校点本。相当于把金陵版《本草纲目》的彩色书影原封不动在单页给出,而文字的精确校点与校勘记则放在双页,读者每次翻页都仿佛经历一次明代与现代的穿越,在领略珍藏版《本草纲目》原书风采同时得到及时的答疑解惑。

    《本草纲目图考》将首次考订校勘《本草纲目》不同系统版本的药图,探究其源流及所示药物品种。

    《纲目药物古今图鉴》上联古代原创性精良药图,下挂现代彩色药物照片,专注《纲目》药物的品种考证问题。

    《本草纲目续编》是团队作为后人继承时珍未竟事业而设计的,按照《本草纲目》原书体例,对明以前李时珍未见本草学文献及《本草纲目》撰成之后至1911年为止的本草学文献,做一次全面的收集整理。

    《本草纲目研究札记》还向读者展示该项目的研究后台,汇集项目团队研究的原始资料、立论依据,甚至考证过程,虚心接受来自读者的评价与批评。

    张志斌介绍,八部书都将面向社会公开发行,希望能给中医药从业人员,乃至生物学、社会学、民俗学和从事其他相关文化研究者参考使用,也将为《本草纲目》爱好者提供阅读理解的帮助。

    严世芸认为,该项目的完成,将为之后《本草纲目》的其他研究开创便捷指导。在《本草纲目》“申忆”成功四年后,距离李时珍诞辰500周年纪念还有三年的时间节点上,项目将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进入论坛讨论

内容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医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中医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 })();